深戀在 南澳

遙遙的一個地方,藏在藍色弧線的海灣深處,有我深深的眷戀。

一早8點半宗裕叫醒了我,他說有車了,我們可以順利去宜蘭場勘。宗裕原本跟我約10點半在永寧,9點11分我就到了台北車站,嚇到了宗裕,我家離台北車站本來就不遠呀,9點40我到了永寧。

第一次搭上新的土城線,果然有新的感覺,後半段牆上的站名很不一樣,背後有亮燈。想不到,捷運的觸角也伸過土城了,去年去土城賞桐花時,還是搭公車的,現在已經可以便利的穿梭。到了永寧,過沒多久,宗裕開了一台黑色轎車來,開車的男生才帥,何時我才會有一台車呢。

一路開往高速公路,今天的陽光好燦爛,讓高速公路的風景很漂亮,在南港附近不小心下錯了交流道。

從二高轉到了台五線,台五線就是所謂的北宜高速公路,也被命名為蔣渭水公路。這一路30.8公里,其中貫穿雪山山脈的雪山隧道就長達12.9公里。第一次要進雪山隧道真的很興奮,一路進每個隧道都很像小孩問說,到雪山隧道了嗎?宗裕就一直說還沒,雪山隧道的入口還蠻氣派的,遙遠就看到兩個大坑口,這條隧道裡面也有別於其他隧道:它有專門的FM頻道,宗裕還特別調給我聽,是交通宣導和一些逃生的介紹;過一會兒,我聽到坪林行控中心在廣播,它的廣播喇叭設的還蠻密集的,隧道裡面聽到有人在廣播還挺有趣的,還有回音效果;每隔幾公尺,牆壁上有磁磚鑲嵌的畫,台北往宜蘭的是幾何圖形,宜蘭往台北的是還不錯的各種畫;雪隧的燈光也比別的隧道都來的亮,它的安全設施挺完善的,標示都挺清楚的;媒體說隧道內會很高溫,容易發生火災,我窗戶都開開關關的,覺得倒是還好,挺通風的。

雪隧限速70,只能開到60,以汽車來說,這種速度真的是很慢,又是直線前進,讓這條雪隧格外漫長,超適合聊天。

出了雪隧,看到了一片翠綠的蘭陽平原,過一會兒,看到了海上的龜山島。好快,好不可思議的速度,到宜蘭了,北宜高縮短了距離台北到宜蘭的距離,宜蘭向北位移,宜蘭正式納入台北的衛星城市。

宗裕對我說,你現在趕快看這些翠綠的田園景色,十年後,這裡會全部蓋滿了房子。宜蘭的價值就是在於好山好水,這條雪隧,即將要毀滅這個價值。宜蘭總是自私的台北人想找後花園,宜蘭的美,滿足台北人的欠缺,但是一堆人來消費,賺走錢的,卻又很多是台北來的投資客,宜蘭美的讓宜蘭人心碎。

眼看宜蘭的景貌即將面臨巨變,這是一股銳不可擋的事實了。雪隧通車了,被稱為「天路」的「青藏鐵路」也正式通車了,鐵路直接長驅直入了最後的香格里拉,文明、全球化這麼容易的擊敗一切,更多的市儈與算計,在貨品與人際之間,西藏早晚宗教會成一種演藝事業,就像台灣原住民的祝禱祭歌,付了錢開始表演。

<此段文字參考網路資料>

還是要感謝北宜高讓我們這麼快速到了宜蘭。

我們在蘇澳吃了午餐,就上了動人心魄的蘇花公路。沒錯!就是那個緊鄰斷崖峭壁,根本是砂石車車道的「蘇花公路」。說起蘇花公路,打從第一次騎機車來過,就徹底的愛上了他。想起四月率領社團騎蘇花去東澳,機車車隊上蘇花,和一堆砂石車拼命,至今想起來還是覺得驚心動魄。

蘇花上的海,美的太夢幻不實,沒有一個地方,可以再看到這種潔淨無暇的藍了。這片海總是讓我一再地想回來東部。

今天的砂石車還好不多,宗裕的技術可是越來越好。還是在慶安堂停下車,欣賞美麗的東澳灣,東澳灣是蘇花上最美麗的一條弧線,海灣是半月形的,很壯闊的場景。

接著走向粉鳥林,那就是蘇花上所看到的東澳灣,我很喜歡這個地方,這個海灘遺世獨立,除了寧靜與美,不需要再多說什麼。

今天終於往前開,到了粉鳥林漁港,這個漁港彷彿是無人漁港,沒看到有人在作息,連魚叟都沒有,這裡也太清靜了,真正的「清境」是這兒吧。

開出去時,宗裕看到路邊有人在招手,便停下了車,原來是附近的原住民一家人,他們的休旅車後胎困在沙灘裡,開不出去。原本想說如果我們有繩子,便可以把他們拉起來,可惜我們沒有帶繩子。後來把後輪墊高,我們盡力推車,車子還是會打滑。後來就先把他們載出去,他們搬救兵去了。當旅行和當地人有人互動時,就很美妙。

接著前往我心儀很久的地方,南澳。這個地方我想來想來很久了,它有沁涼的湧泉湖,美麗傳說的鴛鴦山、定情湖、神秘沙灘,南澳北溪上有碧侯溫泉、有划水道的金岳瀑布,南澳南溪有神秘湖、碧旦峽谷,以及最優質的景點澳花瀑布。多麼消暑以及美麗的一個地方。

在朝陽社區活動中心,問到了我很滿意的答覆,下次辦社遊,住宿、交通不是問題了!

接著去走朝陽國家步道,想說宗裕那麼懶,也不可能陪我走步道,我就自己用奔跑的去,很喘的上了第一觀景台,俯瞰朝陽漁港,很不錯的景色,下次來我會走完。

快熱死了,就該去消消暑,在農路裡繞了很久,終於繞到了湧泉湖。看到水裡有一群小孩子在玩水,玩得不亦樂乎。不久之後,孩子的媽媽(孫媽媽)便來了,他直接走入水裡,孫阿姨要我們也下水去消暑消暑,都大老遠跑來了,我怎麼可能不下水去玩呢。我還借小朋友泳鏡,便和他們玩了起來,小朋友真的是挺皮的,我慘遭一波波的攻擊。後來我還教他們打水,小朋友表現的還不錯。

宗裕和孫媽媽在岸上聊天,聊一聊,原來他是本地人,只是他現在居住在台北,假日特地帶小朋友來南澳玩。他說東部幾乎都佈滿了水泥廠,東澳、花蓮沿線,只有南澳很幸運的沒有這種污染,依舊還是個不受污染的淨土,他很喜歡這裡的環境,也一如我對這裡的感動吧!他送給我們四顆西瓜,這是他家種的,當作是見面禮,宗裕也回送了他家做的鳳梨酥。

接著,孫媽媽要帶我們去吃冰,他說老闆是他同學,想不到,他就帶我去蘇花最有名的一家冰店-「建華冰店」,Menu唯一一個我看不懂的就是「傳道冰」了,我學宗裕點這個。這上面加一個生雞蛋以及各種料,配上有名的「清冰」,超讚的,果然名不虛傳,我當然要大力的推薦一下。

和孫媽媽聊了許多,這邊的總總,原來火車才通車不到20年。孫媽媽請我們吃冰外,還幫我們一人外帶一箱,這裡有名的「清冰」。清冰本身就有一股不錯的味道,很多地方都已經吃不到了,單吃就很好吃,如果加一點酒更是美味。真的很謝謝孫媽媽的招待,他只說這是因為有緣,不要跟他計較,因為人情,讓南澳這鄉鎮變的更美麗。

由於宗裕的時間限制,我們就回頭囉!蘇花上看南方澳漁港,真的很美麗。

上了高速公路,想不到從頭城就開始塞了,雪山隧道口更是堵塞,時速徘徊在10~20之間,終於體會到媒體大肆報導的塞車實況,到了雪隧中段才開始有正常速度,宗裕一直處於快要睡著的狀態,我除了捏他,打他,幫他按摩,我們還像台客車把音樂開到最大聲。

我們在石碇服務區稍事休息。石碇服務區整個被布置了宜蘭童玩節的廣告,讓休息區還蠻有生氣的。

一路到了台北,在永寧捷運站下了車。很謝謝宗裕,陪我走了這一趟,你還是最挺我的。這一路我開始漸漸的理解你,瞭解了許多未知的包袱。很多往事已佚,愛恨功過皆已呈一呸土,只留下一聲笑。雖然只有短短一年,但似乎我們已經走了好久好久。

社長有許多能為與不為,有許多的堅持與假面,看到你如釋重負,看到你活出真實的自己,而我也即將要走上這條路,我相信是磨練,如江苓所說會是一生最甜美的經驗。是那種惺惺相惜,我開始領悟許多事了,和你越來越覺得是信賴的朋友般,而已經超脫了幹部間的藩屬關係。

這一天,我遙遙的去了遠方,在那個海灣、平壤的懷抱裡,我知道這只是個開始…

 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  1. "從二高轉到了台五線,台五線就是所謂的北宜高速公路,也被命名為蔣渭水公路。"<br />
    糾正:<br />
    台五線是汐止通往基隆的省道。分成新台五線及台五甲線<br />
    你要說的,應該是國道五號,有雪山隧道的北宜高速公路。

  2. 挖 宗欲你這件衣服很好看耶 對嘛 應該多穿這類ㄉ衣服才是 才夠帥啊 把你男性ㄉ特質<br />
    發揮出來ㄌ 640跟青蛙ㄉ合照實在是太搭ㄌ說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