猴仔

有一個人,感覺和他很親很親…

和他曾經有過一個未來美好的藍圖,說過我們要雙料冠軍,曾經說過不管怎樣我們都要把社團給撐下去,他是我的副社,曾經很好的韋豪。

我知道我任性、我孩子氣,38屆下學期我開始一直努力的收斂。最後,我找不到一個平衡的施力點,我悶著我自己,壓力壓著我自己,我變的放不開我自己。我的位置變了,我不得不有一個社長的樣子,被幹部要求的也越多,也和他開始不常用朋友的身份交流。

每次跟他吵架,會有一種心很痛的感覺,那個力道總是著的特別深。每次誤會冰釋的時候,我和他像是散不了的手足情,像失散已久的親人該抱著大哭,像一首激昂的歌,最終又化於祥和的尾聲。

我好希望能夠就這樣並肩走下去,找回我們當初的拼勁、幹勁和默契,讓我們都記得不要忘記互相信任,互相關懷,我們要有更好更好的溝通,沒有兩個人溝通不了的事情,就不會再有這麼令人受傷的誤解過程了。

我也知道我當初如果選擇離開,最放不下心的會是他。我知道不管怎樣他都會幫我撐著,所以當初義無反顧的選了他當我的副社。

廣社三十九屆在這些人事風波後,我們會更懂得珍惜彼此,經過這麼多風風雨雨,該望見萬里的晴空了。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