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櫻最前線

櫻的執迷

今天一個人去了3次花鐘,只為了櫻。 最近我在拍一部戲,是我寫的「那年的櫻落」。這部戲的情感很含蓄,卻因為是內心抑鬱的情感,格外顯出深沈的悲哀。昨天晚上終於正式用DV拍了一幕戲,感謝他們演得很好,差身而過的那一幕,我的感覺好深好深,我還低迴在那個漩渦裡。
櫻的執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