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山特富野

Day 1-流失的文化

維德舅舅的這一輩,有一半的對談,仍以鄒族話為主,他還是鄒語教師;鄒族話在他這一代很熟悉、很普遍。 然而,到了雅雯、雅玫這一代,溝通的橋樑,已是純正的漢語,然而鄒族話,只剩少數的常用的專有名詞。 我家是閩南家族,父母親有一嘴流利的閩南話,只是我從小到大受的是漢語教育,所以和父母的對談,閩南話顯得吃重,都只操著漢語對談。但我還是聽的懂台語,只是我的國語邏輯,常說出一股奇怪的台語。
Day 1-流失的文化

Day 1-旅行是一場豪賭

和安珮約好了凌晨4點出發,剛好早上他舅媽會下嘉義,可以順道載我上山。 凌晨1點時,安珮來電,要我晚點出發,睡醒再通知。早上8點我才接到電話,9點半我才搭上統聯,而他已經到了嘉義,我得自己搭車上山了。
Day 1-旅行是一場豪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