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霞喀羅古道墜谷獲救的現場還原!剖析一次次輕忽堆疊出的致命危機

IMG_4755

我們一行人去爬霞喀羅古道兩天一夜,我背著22公斤的重裝大背包,在舊路坍方的高繞段,我走到了舊路,滑入陡峭的碎石深谷,我死命的往上爬,抓住了唯一可以攀附的樹根,後來,順利被山友發現,用繩子吊掛救起。

 

路線和時空背景

 

IMG_4311

 

2020年12月12日,雙十二購物節這天,我不在電腦前血拚,跟一群友人10人去爬霞喀羅古道,12月是著名的賞楓季,全程路線以緩坡居多,在國旅大爆發的助長下,人潮空前的多,登山團絡繹不絕,40-50人團體不在少數,被大家稱為菜市場。

 

我們的路線挑選A進B出,養老登山口→石鹿登山口,兩天一夜行程,於朝日紮營住宿一晚。一般山友都會挑另外一個方向,我們這方向上坡比較多,一日往返養老登山口的山友也較多,因為養老登山口的山路路況很好,也好停車,石鹿路況差,要高底盤的休旅車比較不傷車。

 

上面這一段,收整起來就兩個重點,

第一,我們要過夜,所以重裝,我背負22公斤,

第二,一路上都人潮眾多,又以團體為主。

 

對了,我是登山愛好者,從學生時代參加登山社就開始攀登百岳,有基本登山知識和訓練,從不自栩專業,把登山當作一種興趣愛好的轉換,一群人去壯闊視野和紀錄美景,未曾想過要蒐集百岳,造訪完一批心頭好的名山就好。

 

還原事發經過

IMG_4324

 

由於人潮很多,我們十人團隊,就像身處士林夜市,被人潮衝得很散,我要出事之前,剛好落單,又前後無人。

 

我看到右前方有白石吊橋,上頭人山人海,所以在選山路的時候,照直覺就是要往下切,但是原路徑坍方了,現在變成高繞路。而且高繞路是樹林,在陽光強的狀況下是黑的,根本看不到路,懸崖邊是敞亮的,就會往懸崖走。

 

我腳程也快,當我發現沒路的時候,我已經身陷陡坡,我的大背包一直壓制著我,把我往下帶,那邊的岩石是裸露碎裂的頁岩,我一抓就碎,找不到抓點,我就一直往下愈滑愈深。

 

我嘗試著大叫:「哈囉~有人嗎?」路人雖然多,但是他們聊天聊得起勁,鬧哄哄的恍若菜市場,我的聲音疲弱不振,就算他們聽到,也會覺得是前一團或後一團的聲音,不會多加理會,而且這是平緩的霞喀羅古道,沒有人會覺得有人掉下山崖。

 

後來,我叫了「救命」,一樣無人理會,因為沒有看到人,就會覺得是另一團傳來的談笑風生罷了,我當下察覺,我一定要往上爬,我才有機會被人看到,都遠比求救聲音來的有效果。

 

我花了十分鐘,死命地攀上懸崖,終於在裸露的岩石中,抓到了樹根,我用一隻手掛著,我這時想到了我包包有口哨,只要我一直吹,就會被路人察覺有異。我包包裡帶了兩個哨子,一個放在頂蓋,一個放在內層,但是後頭登山包的頂蓋,是無法單憑一隻手繞過去取物的,因為我一隻手掛著樹根,兩個口哨宣告無用武之地。

 

我掛著樹根,腳尖輕頂住可以支撐我的石頭,搖搖欲墜的僵持在懸崖邊,推敲出可以保命的最快方式,就是放棄我的登山包,只要一放下,它就會滾落溪谷,我就一身輕了,照我的身手,我一定爬得上去。

 

很多人問我有沒有看到人生跑馬燈,其實我還不到要放棄任何東西,到真正求救的時刻。我嘗試了約十分鐘,確認無法繼續往上爬,卡在進退維谷的極限,就被上頭經過的路人發現了,他們很意外我掛在那裡。

 

▼我下切的懸崖處

IMG_4468

 

他們看那個高度,很擔心懸崖下的我有受傷,但我真的沒受傷,是緩緩一直滑下深谷的。剛好他們有無線電,呼叫人來幫忙,沒多久就來了一條繩子,架在樹上,繩頭綁了石頭,往我的方向丟,前兩次都卡到樹根,第三次才順利丟到我可以綁登山包的那一邊,上頭兩個大男人合力,把登山包吊掛上去。

 

登山包離身之後,我突然一身輕了,我就可以慢慢往上爬,吊掛過程中,我的Gopro突然墜落,我很想救,但只能忍痛看著它往下墜。

 

我被吊掛上去後,一旁的原住民協作看到有東西掉落,馬上從一條路快速切下去,要幫我撿Gopro,他像是用飛的速度讓我讚嘆,原來站在上面,就能輕易地看出哪邊有緩坡的路,可以快速切下去,但我在崖上,側身兩邊望去都一樣陡,是看不到路的。

 

Gopro大概就卡在懸崖下的草堆裡,協作似乎沒看過Gopro,一直以為是某支手機的型號,所以他一直沒搜索到,但因為我在懸崖邊卡太久,心律還沒緩和,就算有路,我一時也不敢再貿然下去,我就跟大哥說算了,沒關係,找不到就是緣份了,我跟古道熱腸的協作大哥說了很多次感謝。

 

Gopro裡面有我獲救的過程影片,有五場校園演講的影片紀錄(立人高中、華興中學、介壽國中、新港藝術高中、光德國中),還有好友流水席的婚禮紀錄,可惜都來不及備份,曾經用心款待我的學校,真心說聲不好意思。

 

為什麼我會選擇下切

IMG_4412

 

當我一站上崖邊,回到剛才判斷路線的路口,我瞬間起雞皮疙瘩,我以為我被鬼遮眼,那時判別路徑時,怎麼會沒看到左邊有高繞路,我竟然選擇下切路?!

 

一夜過後,我情緒平穩過後,再仔細回想,我找到了判斷失準的原因,我在山徑上,已經看到右前方有白石吊橋,上頭人山人海,照直覺就是要往下切,但是原路徑坍方了,現在變成高繞路。

 

高繞路在樹林裡,在正午陽光強照下是黑的,根本看不到路,相對裸露的懸崖是敞亮的,我就判斷該往懸崖走。

 

重點是那個岔路口,沒有任何登山條指標標示,也沒有綁任何圍繩。

 

我不是第一個,也不會是最後一個

IMG_4506

 

我在FB粉專PO文後,有朋友和山友陸續反應,他們都曾經跟我一樣,在同一個路口走錯路,有一個是游泳救生教練,有一個是馬拉松資深配速員,所以我不是第一個,我是身邊所知的第三個,只是我重裝,我就下去的比較快。

 

▼我不是唯一,不少人都在這個地方走錯路!

 

接著,有一個山友私訊我,他完全理解我為何走錯路,以前這裡有圍封鎖線,還有立牌標示,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全都被清除了

 

▼阻擋崩塌處的圍繩,竟然被移除了?!

 

我想懇請近期有前往霞喀羅古道的山友,養老往石鹿方向,在看到白石吊橋後,要高遶的分岔口,請幫忙放一條圍繩,真的只要補上一條圍繩、一個指標都好,可以杜絕下一個遺憾發生

 

如果有善心人士已經布好了,就不要再添加了,標示量體盡量不要太大、太多,能清楚辨識路徑就好,山林還是維持原始的樣貌最美。

 

有些人的好奇心很自私

IMG_4776

 

情緒在週六當天很波動,週日回到家以後,分批洗完裝備,週一一如往常的進公司上班,就回歸正軌的平復了,我才有心力去檢視過程,找出這段經驗要帶給自己的啟示。

 

週六當天,很多朋友和網友的關心很感動,我都有銘記在心,但面對有些人連珠炮的逼問,我很無力,我好不容易才從懸崖爬起來,第一時間我很累,你要我慢格的再墜落,當你檢察官在拷問犯人。

 

請大家以後多寬容和體諒剛剛發生狀況的人,第一時間你不在場,你不是利害關係人,釐清細節和揭露事實不是你的責任,而且你單憑碎片的說法,也不見得是全貌,更不可能是真相,你急著去幫人家做總結,連我自己都還沒回想清楚,精神狀況也不好,無法回應你太多。

 

你要給的是傷者關心和慰問(這很加分),當下為了滿足你的好奇心,連最基本的慰問關心都省略,劈頭直接問東問西(我強調”直接”),超級沒禮貌,然後問完就閃離,說實在這種人也不值得深交。

 

我並沒有不面對,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消化和檢視,我這不就產出了文章,紀實完整過程,我活著就是要讓這些經驗產生價值,接下來的校園演講我都會分享,從本週的政治大學開始。

 

需要策進的事項

IMG_4449

 

1.不要落單

我敬重「獨攀」的能手,只是那境界太高深,小的望塵莫及,爬中級山和百岳我絕對結伴。由於霞喀羅在大家心目中屬於平易近人,人流又大到像菜市場,所以我們被沖散後,就疏忽了等待彼此。我剛好在坍方的路段,前後無人,沒有人知道我衝下了山崖。

 

只要是登山團,就一定要團體行動,不能落下任何一個人,必須要找腳程相當的互相照應,人到齊了,才能繼續前進。不然等到最後人少了,才開始找,就很難定位失蹤範圍,也錯過能搶救的黃金時間。

 

2.每一條簡單路線都危機四伏

大家的認知裡,覺得「這只是霞喀羅」,緩坡居多,所以輕忽了這條路線,也有坍方和懸崖,其實就算是大眾到不行的台北象山步道和軍艦岩步道,也一樣有懸崖,都不可輕忽,都該慎重去關照自己和夥伴的安危。

 

3.哨子務必擺放在胸前

我帶了兩個哨子,但在懸崖段太陡,放在背後的登山包,我根本無法拿取,等於是無用武之地。事後山友提醒我,哨子一定要放在胸前,最好的位置可以掛在胸前的背帶上,這樣急難狀況下,就能快速拿起來吹。

 

再專業都會出差錯,不該把人請上神壇

IMG_4746

 

我朋友第一時間推估我落後的想法,就是「劉士銘耶,他體能好,又能負重」,直到我落後了一個小時,他們覺得有點久,落後一個半小時,他們覺得不對,劉士銘的腳程沒有這麼慢。

 

他們一路問路人,有沒有看到一個穿藍色衣服和背藍色包包的男生?問了也很難得到確切的正解,因為路上的團客居多,他們一路有說有笑,前後左右都是自己人,不會注意到旁人,而且遊人眾多,我的身型和穿著沒有過分突出,能讓每個路人都印象深刻。

 

我每次在學校演講,我都會跟學生這樣情境對話

「有經驗不代表專業,對不對?」

「對!」

「體能好也不代表專業,對不對?」

「對!」

「很會騎單車,等於會修單車嗎?」

「不等於!」

 

我的人生歷程,在很多人眼裡,都會覺得很勇敢,或者是厲害,但我覺得只是我愛玩和敢玩,並不代表我專業或強悍,我每次都說自己很不專業,我沒有在跟你謙虛的,我說的都是實話。

 

就像我單車騎過西藏和歐洲朝聖之路,出版《我在西藏曬靈魂》,校園演講講超過150場,但是我不太會修單車,我只會輪胎打氣和修落鏈,對於細部零件依然難以通透,我是讀文組的,對機械或程式的興趣不大,但我喜歡騎車和影音紀錄。

 

有經驗,並不代表專業就算再專業,也不會是完人。股神投資股票都不一定穩賺不賠,陳金鋒也不是每一球都安打,我媽煮了大半輩子的菜,偶爾也是會被燙傷或切傷;當你在質疑別人,爬了那麼多座山,為什麼會判別錯路的時候,你到底用什麼標準在要求別人?!

 

在大山的面前,所有人都是凡人,都面臨一樣的風險,不管經驗再多,都必須謙遜,都要一視同仁不該認為體能好、山爬夠多的夥伴,就放飛他不管

 

以後出門,我胸前都要掛一個牌子:「我很弱,請照顧我,拜託~

 

救生和求生,是另外要學習的技能

IMG_4491

 

這半年,我持續推廣救生課程。

「一個人很會游泳,溺水時,一定會救生和救自己嗎?」

「不一定!」

 

不管你再會游泳、再常爬山,求生和救生,都是需要額外學習的技能。你會游泳,不代表遇上危難時,你懂得救自己,安然脫困或等待救援。

 

我2020年最開心的事,就是去上了救生員訓練班,因為我曾經在2014年的鐵人三項賽事中,差點溺斃在寒流的微風運河,幸運的被救上來,這幾年游泳或比賽,雖然都能完賽,但我一直被陰影困擾,一直到今年2020年我報了救生班,我才解開了當年的夢靨。

 

上完救生班,我學會了救生招式、踩水等待救援、溪訓和海訓…,最重要的就是心理素質的提升,很多人溺斃,是自己太過緊張,反倒把自己溺死。

 

我今年參加鐵人三項113K,游泳項目的時候,我抽筋了兩次,過去我都會超緊張,或去找浮台,但這次我竟然變了,不慌不忙的在水中拉筋,救生人員說要丟魚雷浮標給我,我都回答不用,我真的真的突破了。

 

想對很多家長說,你讓孩子學了游泳,那不足以能夠保護他,一定要讓孩子學會救生,你不可能永遠管控到孩子的行蹤,阻止他跟朋友去開放式水域玩,最少他在面臨緊急狀況時,溺水黃金救援時間只有4分鍾,能夠保護好自己。

 

登山何嘗不是一樣,求生課程也是一樣要上的,才能提升安全意識,以及「學會報座標、看離線地圖」才能提升存活率。

 

多一點關心和問候,利己利他

IMG_4793

 

我一直在想,到底還能如何補強整個環節,那就是假如路上遇到其他登山客,跟你走同一條路,遇到岔路口時,不妨適時的詢問他要去哪邊,一來能確認自己的方向,二來能免除任一方白走冤枉路的可能,簡單的一句問候,就能利己和利他。

 

以前山社學長姐的教育,走在路上要跟迎面而來的山友問聲「早」或「午安」,這過程能相互打氣和資訊共享,讓山林充滿溫情,展示對於山的敬重。

 

也許時代變了,一般大眾都能輕易走入山林和快閃山林,山林裡的人與人之間,好像也像城市裡差不多疏離了,我還是會繼續跟大家問好,當然會感應和挑選能禮尚往來的對象,也許有的人要沉浸山林,也就不要多作打擾。

 

關注六肆零的即時瘋景,全部追一波

✨ 點 → 這裡 加入赤子之心闖世界的 粉絲團
✨ 點 → 這裡 加入赤子之心闖世界的 IG
✨ 點 → 這裡 加入赤子之心闖世界的 Youtube

 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