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旅遊

Day 3-高家的私人咖啡廳

晚上,美珍舅媽帶我們去,汪德森叔叔的家。整棟建築很醒目,是鄒族的木頭建材,也很漂亮,內部很現代,也有難得的設計感。 我們到2樓的咖啡廳,由於是私人享用,沒有對外營業,所以格外有一種不開放的幽靜。
Day 3-高家的私人咖啡廳

Day 3-小米祭 Homeyaya

小米祭(Homeyaya)是屬於家族性的祭儀,是鄒族的過年。主要祭祀小米神,家庭成員都會回來,藉此強化家族的凝聚力。 6點起床,還是趕不上外婆說的祝神儀式。今天的天藍的一絲不苟,旭光中,我們在祭屋進了早餐,這是一頓整個浦家的大家族聚餐。這一頓早餐很豐盛,有豬肉、松鼠肉、糯米糕以及小米酒。豬肉是昨天的那隻;松鼠肉倒是我第一次吃,牠可是小米神最愛吃的,松鼠肉還OK,牠好吃的是在QQ的皮;糯米糕很Q很好...
Day 3-小米祭 Homeyaya

Day 2-祭屋 mono-peisia

今天一早,天很藍,雲也白的透光。 明天是小米祭,今天得完成最後的準備工作。今天全部落的人,不能吃魚、蔥、蒜,最好也不要吃鹽味。 鄒族的每一個家族都有一座『祭屋』,屋裡供奉著保佑日常生活的小米神與地神。
Day 2-祭屋 mono-peisia

Day 1-流失的文化

維德舅舅的這一輩,有一半的對談,仍以鄒族話為主,他還是鄒語教師;鄒族話在他這一代很熟悉、很普遍。 然而,到了雅雯、雅玫這一代,溝通的橋樑,已是純正的漢語,然而鄒族話,只剩少數的常用的專有名詞。 我家是閩南家族,父母親有一嘴流利的閩南話,只是我從小到大受的是漢語教育,所以和父母的對談,閩南話顯得吃重,都只操著漢語對談。但我還是聽的懂台語,只是我的國語邏輯,常說出一股奇怪的台語。
Day 1-流失的文化

Day 1-旅行是一場豪賭

和安珮約好了凌晨4點出發,剛好早上他舅媽會下嘉義,可以順道載我上山。 凌晨1點時,安珮來電,要我晚點出發,睡醒再通知。早上8點我才接到電話,9點半我才搭上統聯,而他已經到了嘉義,我得自己搭車上山了。
Day 1-旅行是一場豪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