倒數35天回家…第一次的放生

今天是第一次的放假班
終於可以上岸來透透氣
走了一個小時半到對岸市區的網咖
打打最近的心情
來和大家報個平安

這邊的日子
還是一樣只有一個「慘」字
就是用志氣和骨氣在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2008年12月15日
今天要回澎湖了,我真的好不想回去,40天的分離,40天的監禁,距離真的太遙遠,時間真的太漫長,告別的話語真的太冗長,離開家的那一刻,我的心情沉重到谷底,明明沉痛還勉強微笑的向媽和哥說:「再見了,我們過年見!」哥的表情,好像看到我眼角泛出的淚。

從當兵開始,離家的距離就變得好遙遠,從42天,20天,到這次的40天,從左營到了馬公,不停的想念,不停的想家,不停的面對,不停的撐,我真的好累。

爸載我去機場的路上,不停的叮嚀囑咐:「你要忍耐、你要聽學長的話、你撐一下就可以回到台北溫暖的家過年了。」爸,你越是這麼說,我越是難過,你正為你最愛的小兒子羈押入獄而送行。

我的情緒無法平靜,爆炸在平靜的機場裡。

14:30 飛機起飛,八天的陽光假期旋即結束。

15:18 飛機降落。我又回到黑暗時代,我又回到了種性制度的社會,從自由人被打回賤民、奴隸。

八天的時間可能太久,我彷彿被放生在天堂,一回來這,他媽的一連串疲勞轟炸,一夜都睡的極不安穩,40天這數字太漫長,想到我覺得我頭快爆炸了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日子終於過了5天,最近要趕在過年前,把主甲板給除銹油漆好…。

我們這小艇上人少,小兵什麼都要做、什麼都要會,繼學煮飯、洗碗、擦銅、打掃、升降旗、站更、部門工作、寫業務之外,還要開始「敲鐵銹、油漆」,天啊,我們是要做十項全能的無敵小兵,集各部門工作於一身…。

就是告訴自己用平常心去面對,想太多,苦的只是自己。

上面的人被罵,往往倒楣的、遭殃的,都是最底下要做事的小兵,常常莫名其妙受氣,被搞的烏煙瘴氣。

連自願役平常都不做事的學長,都語重心長發出肺腑之言的說:「現在當『兵』很可憐」,唉,可見得兵有多下賤。

這次回來,有些東西慢慢的放下,有些態度慢慢的在改變,我的意志力越來越堅定,我越來越沉的住氣,就像一把刀被磨的越來越鋒利,找出這個大環境的生存之道。

這只是人生中的一個小關卡,其實就像社會的縮影,還有大好人生、成家立業等著我,撐過就好了,更何況哪個學長不是這樣走過來的。

昨天晚上站更,看著滿天星空和對岸的馬公市夜景,心情很平靜,日子會這樣一天一天過的,腦中響起「豪情」和「忠義之歌」的旋律,那真的是好久好久以前的歌謠了,是生命中最美的一個片段回憶,像今夜的星子一樣,那麼遙遠,卻又這麼明亮,永遠皎潔於心。

一中隊的大家,聽聞你們都過的不大好,請你們也好好的加油!

過年時,我們就當4個月的兵了,別忘了過年要相聚喔!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,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