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凡の東旅 -〔一夜的歡騰〕

路途遙遙加上問路時間,回去時間是9點40分。大家以最快的速度,奔馳到浴室洗完熱水澡,璧嬫、璧宇衝第一個,江苓的動作是最慢的。大家都有趕上,洗到熱水喔!

男浴和女浴只隔一面牆,我的聲音音量,可以跟女生聊天。

我剛要脫衣服,突然發現一個黑黑的東西從上面掉下來,掉在我的左手臂上,仔細一看,我的眼睛睜得比他還大,是青蛙耶,(幻想:「是我的青蛙老爸來找我,問我這麼久不見,你的頭怎麼還是這麼大!」)我當場就把他甩開,馬上換了一間,山上的生物種類還真多樣呀,雄雄被青蛙嚇到。

洗完澡,回到房間,大夥在打發時間。江苓的頭髮從捲的吹成直的,真是了不起。我等大家都刷完牙之後,才開始拿出我的餅乾們,北海道的最後一個名產-札幌的白色戀人巧克力,我貢獻出來了。

宗裕任何一分鐘都會睡著,很虛!千宴已經準備好要睡覺了。

接著我們就一群人,去廣場看夜景,今天霧霧的,視野不太好。走遍台灣,還是陽明山的夜景最讚。

我們在涼亭裡玩起遊戲,說話只能輕聲的講氣音,真是傷我的喉嚨。「大風吹」可真是好運動,不過最後都沒有什麼懲罰而作罷。接著登場的遊戲是「老師說」,我叫大家做了一堆怪動作後,就是沒有人要中計,我實在很嫩咖。在璧嬫魯來魯去之下,我們還是玩了「故事接龍」,故事從頭到尾都圍繞在一隻蝌蚪,好不容易把他編死了,居然還給他死而復生,吳柏旻根本就是針對我來的,接到最後真是一點新意也沒有。

賴韋豪你沒來真是太可惜了。(我每一篇都會持續的重複的)

高潮戲來了,「殺手」遊戲登場。這真是個鬥心機的遊戲,如霞高深莫測;馬川被罵很賤;可愛的俞妃忘記我殺誰,就一直看我,害我一下就被拆穿,死的很幹。最可憐的莫過於珮華了,一直被眾家殺手第一個殺死,如霞也常被誣陷。

因為在廟裡,所以不能開口閉口都說「殺死」,我們替換成「中標」。

猜忌、批鬥、毫無人性的遊戲,一直進行到一點,我們才肯結束。

這一夜很靜,靜下來聽的到蛙鳴,明明住廟裡,我們還荒唐的可以,好久沒這麼玩過、瘋過,好難得的一夜、難以忘懷的一夜。

千宴說過,增進大家感情最快的方法,就是辦社遊。這句話我一直深深的記著,這次印證的很清楚。

賴韋豪你沒來真是太可惜了。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,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