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九降風》-在青春裡掙扎,曾經追求的「永恆」

前陣子和POPO去看了「九降風」,劇情描寫的是六年級後半班的高中生,還是CALL機的年代,也是職棒最紅的年代。呈現一群七男二女的群體生活,交雜著友誼、愛情和犯罪,殘酷卻寫實。

 

劇情和拍攝都很用心,細膩貼近學生的生活,很用心、很有誠意的一部電影,深深的打動人心,一起去告別不可挽回的青春。

 

電影的主調是青春,副線是中華職棒,從當紅一直到「職棒簽賭案」而結束,象徵青春的瓦解和終結。

 

青春的友情和愛情,容易相信、敢於衝動、勇於犧牲,是很純淨、很動人的,卻也脆弱的,容易變質,會一夕崩盤。

 

經過現實的一再考驗,成長之後,我們會漸漸的發現,曾經追求的「永恆」,並不存在。有一天,我們會慢慢的體認,事實是很殘酷的,永恆的價值,其實只存在當下;只能在事過境遷之後,藉由記憶無限的去緬懷。這就是青春,青春也是因為簡單、因為懵懂、因為存在夢想的衝力,而永遠美麗。

 

電影的最後,是張雨生的「我期待」,像是早就唱好的電影主題曲。那麼的令人欷噓,恍若繁花燦爛後,徒剩無盡的回想。我以這首歌當作此篇網誌的背景音樂。

 

 

「Say Goodbye, Say Goodbye,前前後後,迂迂迴迴地試探;

Say Goodbye,Say Goodbye,昂首闊步,不留一絲遺憾。」

 

故事裡的叛逆方面,POPO是貼近高中時代,我則是貼近國中時代,強調一下,我再壞我也都還是乖寶寶。我們聊的神采飛揚,一群男生好玩又瘋狂的往事,有人是帶頭,有人是跟屁蟲,有人是老鼠屎,有人是開心果,有人總是背黑鍋…,多少年少輕狂的酸甜苦辣和叛逆。

 

或許如《九降風》的文案所言:「那一年,我們都在青春裡掙扎…」

青春的迷惘、騷動、背叛、狂野、軟弱、暴戾、愛情、友情…。」

 

青春是純粹的光芒,青春是無價的,青春是無暇的,但青春是易逝的,一不小心,已經過了好多年,剩下澎湃在心中洶湧。

 

青春我們都會犯錯,要有勇氣去面對,並從錯誤中去探索出路。曾經我們掙扎、反抗與叛逆的,多年以後,我們才知道那時…我們錯了。

 

我猶記得,我的國中導師呂玉葉老師,那時管我們超多,無所不管,每天遲到、阻止談戀愛、檢查頭髮指甲違禁品、有沒有準時進教室、每一科的成績、每一週的全班的成績排行…。

 

我們有考不完的試,從早自習開始考,各班都只留到第八節,我們班留到第九節。老師採超嚴厲的管教方式,打的勤、打的兇,在全校看的到的地方半蹲。

 

後來,我們班的反叛,老師的失望與無力,老師帶完我們三年之後很累,就直接辦退休了。

 

一直到這個暑假,我們再次聊起往事,Terry說出了:「呂玉葉真的是個好老師」,聽到這句話,像是「老師對不起」一樣沈重,很希望老師多年以後,聽到了我們的轉變和致歉,能夠釋懷。

 

老師你的用心良苦,我們終於都知道了,你辛苦了,謝謝你當年的無悔的管教和付出。

 

很多事情,當下都不會懂,以前只會覺得煩,都要等到長大才會感謝。感謝以前管我最多的老師,適當的約束是好的,當下只想要自由,只想要快樂,都不會想到以後會有什麼後果。

 

也是因為有那些束縛,才會有這麼多,想反抗卻無奈的青澀回憶。

 

而我在想的是,現在的學生越來越早熟,越來越皮,老師越來越不好帶,在不能體罰的環境下,這些壞學生要怎麼教呢?

 

目前在補習班教書的益意說:「他會很排斥你,只能想辦法帶心,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。我是都想辦法讓他們佩服我,靠打球、打電動,這樣才可以接近他們= =,在他相信你時,你跟他講道理才有用。學生尤其愛看長相,好險我的爸媽沒有把我生的太差= =。」

 

益意說:「我一直都覺得富國強本的方法就是教育,可是教育越來越不受重視,因為當老師的待遇越來越差,相對的好老師就越來越少,我認為好的待遇還是會吸收到比較好的師資。」

 

益意說:「我認為還是要想辦法加速老師的汰換率,因為老老師太多了,只想混年資有最好的優退。這種老師好多,不如讓我們這種有熱血的新教師去帶比較好,越老牌越不會教,又跟不上時代,三十年都教一樣的。」

 

我說:「我們大學學校教最好的、最有熱誠的,是最新來的老師,新的老師感覺想和大家當朋友,老的老師只把教學當做個工作。」

 

我提到了一綱多本的問題,我覺得一綱多本,其實是圖利廠商。益意說:「一綱多本廠商跟學校都會互惠。」但這對孩子沒有好啊,要準備一個考試,書卻永遠讀不完,而無法融會貫通,那些孩子承受的是比我們以前更沈重的壓力。

 

現在孩子去學校只是為了讀書,而且永遠讀不完嗎,小學生書多到一個一個都拖旅行箱。現在的孩子很可憐,變成只有升學,也肥了補習班,哪個家長會認為不補習好呢,這已經變成台灣百年教育下的風氣了。

 

益意說:「錯誤的政策比不做更恐怖。」

 

對於現在流浪教師過多的問題,之前教育部開放一般大學可以修教育學程,就是任何體系都可以轉當老師。益意說:「現在有漸漸在限制了,因為成效不彰,聽說台大第一個被限制,漸漸的要再收回,只有師範體系可以修教育學程。所以這樣想起來,這幾年根本是做白工,又回到原本的樣子。」

 

過去的教育政策,一再地犯錯,就像是建構式數學、開放一綱多本、開放教育學程造成流浪教師過多。希望新政府能夠有所作為,用鐵腕大大的改革教育,教育是國家的百年大計啊!

 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  1. 請問你文中所提的呂玉葉老師是否是曾在北安國中任教的老<br />
    師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,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